谈古思今话廉洁

撰稿人:茅辉军 发布时间:2012-08-02 浏览次数:2715
 
   

谈古思今话廉洁

 

“问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这是古代教育家、诗人朱熹对为政为官富有哲理性的两句诗句。《汉书》言:“国家之败,由官邪也。”古人认为,不廉洁可导致国家的最后败亡。前不久,我在云南《纪检监察》杂志上看到这样一句话:“在和平建设时期,如果说有什么东西能够对党造成致命伤害的话,腐败就是很突出的一个。”党的十七大报告提出,坚决惩治和有效预防腐败是党必须始终抓好的重大政治任务。我认为这是我党把党风廉政建设工作提到了与国家兴衰存亡的高度来认识。党的先进靠的是我们每位共产党员的先进,党的纯洁也必然要求我们每位党员干部的廉洁自律才能实现。

  古代有一位名臣在谈及自己从政心得时曾说,老老实实为官,守着自己的俸禄过日子,就好像守着一口“井”,井水虽然不满,但天天可以汲取,用之不尽。其做人做官之道也全在这道理中。

  古往今来,凡是被惩处的贪官污吏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守不住自己的那口“井”。这些人总嫌自己的“井水”不满,总想利用职权大捞不义之财。而当不义之财滚滚而来时,自己往往也被淹没,遭到灭顶之灾。一旦落到了这种下场,不仅享受不到本不该拥有的金钱财宝,就连自己原本拥有的 “自家井水”也享用不了了。

  今天,我们的领导干部如何在政治上把握住方向,在公务上把握住原则,在生活上把握住细节,摆脱掉物欲诱惑,坚守精神家园,不贪图“自家井水”之外漫无边际的“水”,应引起我们深思。我认为,人,学会放弃是一次人生的调整,是一种生活的享受。从公仆到贪官只是一念之差,从功臣到罪犯只有一步之遥,又何必去追求那些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奢侈与腐朽呢。“欲而不知止,失其所以欲;有而不知足,失其所以有。”连乾隆皇帝下江南时为一家酒店题写对联时都发出了“填不满心头欲壑,带不去紫玉黄金,红拂绿珠今何在”的感慨。

   曾经有这样一个讲守住“底线”的故事:老锁匠准备从两个徒弟中挑选一个,把最绝密的开锁技巧传授给他。他让两个徒弟同时各开一个保险柜,结果大徒弟用了10分钟就打开了保险柜,而二徒弟却用了半个小时,众人都认为大徒弟必胜无疑。老锁匠问大徒弟:“保险柜里有什么?”大徒弟眼中放光:“师傅,里面有很多钱,全是百元大钞。”老锁匠又问了二徒弟同样的问题。二徒弟满脸愧色地说:“师傅,我没有看里面有什么,你让我开锁,我就只顾开锁。”老锁匠当下决定,收二徒弟为他的传人。大徒弟不服,老锁匠微笑着说:“做一个锁匠,必须要做到心中只有锁而无其他。”事实上,老锁匠所推崇的“心中只有锁”,其实讲的是职业道德,是锁匠必须坚守的“底线”。我们的党政领导干部所在的位置更是个多诱惑、高风险的职业,如何在各种腐蚀和诱惑面前管住自己,守住心中的“底线”,更是值得我们深思

  纵观历史,那些贪官,就是因为在有了权力的时候,不愿意有约束,守不住自己的“底线”,没有了对党纪国法的敬畏之心而为所欲为。或大搞重复建设的政绩工程,大搞劳民伤财的“面子工程”,盲目攀比,好大喜功,求大求洋;或个人私欲膨胀,贪财好色,贪图享受,讲气派、比奢华,求新求异,不与大众雷同,搞特权,搞权钱交易;或失职渎职,最终“落马”。

  古有“公生明,廉生威”之说。清朝史学家赵翼在《廿二史札记》中就以“贿随权集”概括权与贿之间的关系。你手中有点权,或大或小,别人就要向你有个请托,那些贿赂也就可能谁知而来。正如赵翼所言:“势之所在,利即随之。”贿与权交易,统统由利支配,这就是贿权利三者关系的实质。他借我权,我贪他利,互相利用,各图私利而已,这样官为己而不为人,其结果如宋朝包拯所指出的:“廉者,民之表也;贪者,民之贼也。”这种官,老百姓是不会拥护的。这样的官,也就无“公、明、廉、威”之说了。

  不是还有这样一则说“受制于人”的讽刺笑话吗。讲的是一款爷与一官员互诉衷肠,款爷说:“真羡慕你啊!不用操劳就可以享受,哪像我们挣点钱得费那么大的劲儿,操那么多心,冒那么大的险!”官员答曰:“你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啊!你虽然花钱要靠自己挣,可你享受起来也自由啊。不像我似的受制于人啊。我抽烟只能人家送什么就抽什么,喝酒只能人家送什么就喝什么,玩乐只能人家到哪里就在哪里玩,哪好意思自己点名挑呢?”非分之福,无故之获,非造物之钓饵,即人世之机阱。堂堂正正做人,老老实实做事。人,不要去想那些本不属于自己也不该属于自己的东西。

  文章做到极处,无有他奇,只是恰好;人品做到极处,无有他异,只是本然。念头昏散处,要知提醒;念头吃紧处,要知放下。时下,国人不是有许多监督的体制机制吗。那么,监督是什么?我个人认为,监督是一种提醒,监督是一种关爱,监督是一种挽救。总之,监督是一台好事。

做人要时时告诫自己记住:“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知得失。”的古训。做到为人一身正气,为官两袖清风。要做到过节而不失“节”,生病而不生财,用权而不用“计”,提升而不提“货”。守住拒腐防变的底线,筑牢廉洁自律的坝堤,不要让那些污浊的洪水泛滥形骸,不要被恣肆的奢侈与腐朽冲垮坝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