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致血吸虫病的因素

撰稿人:徐瀚 来源:百度 发布时间:2019-05-06 浏览次数:694
 

1)自然因素:钉螺的孳生与气温、水分、土壤、植被等因素密切相关。血吸虫毛蚴及尾蚴在水中各有一短暂的自由生活阶段。毛蚴的孵化及尾蚴的逸出除了水以外,还受到温度、光照等条件的影响。血吸虫在螺体内的发育和温度及营养条件有关。血吸虫与钉螺在长期进化中相互适应,因而两者所需要的自然条件是息息相关的。

①气温:我国有钉螺地区均分布于1月份的平均气温为1℃的等温线以南。最适宜于钉螺孳生繁殖的气温为15~25℃,是钉螺交配、产卵、卵的孵化及幼螺成长的最佳温度范围。温度高于30℃时,有夏蛰现象。低于10℃时则活动迟缓或躲在土缝、草根下闭厣不动。产卵的孵化,尾蚴的逸放,以及它们在外界生存时间的长短均与温度有密切关系。夏日炎热,居民游泳、戏水的机会增加。由于大面积的暴露于疫水,易于获得急性感染。

②水:血吸虫生活史中的许多阶段都是在有水的条件下完成的。血吸虫病流行区都有较多的水源,如江、河、湖泊或山溪,且雨量充沛。钉螺分布不仅与地面水有关,亦与地下水有关。住在地势低下的居民血吸虫感染率通常比住在高处的人要高。洪水亦能严重地影响血吸虫病的疫情。常为洪水侵犯的地带往往是血吸虫病的老疫区。洪水暴发之后,血吸虫病新病例激增,且常有急性病例,甚至有成批的急性感染发生。

③土壤:有机质丰富的土壕及岸边丛生的杂草是钉螺孳生的必要条件。岸边的瓦砾堆、桥礅和石驳岸的缝隙等都可成为钉螺的孳生地。如无泥土,钉螺即不能产卵和繁殖后代。上述的自然因素的作用是综合性的,同时并存的,构成了促进抑或遏制血吸虫病传播的条件。

(2)社会因素:血吸虫病是一个社会性很强的疾病。许多社会因素影响血吸虫病的传播与流行。这些因素包括人畜的行为(暴露与污染),人口流动,水利建设和社会制度等。

①暴露:接触含有血吸虫尾蚴的疫水是血吸虫病传播的必要环节。随着地理、社会、经济、文化及生活习惯的不同,接触疫水的方式与频率有很大的差异。

②污染:含有血吸虫虫卵的人畜粪便污染螺类宿主孳生的环境及其污染的程度具有重要的流行病学意义。污染的判定通常可从当地人畜感染率、感染度和虫卵排出量推断而得。

③流动人口:人口的流动加剧了血吸虫病的传播与流行。据调查活动于洞庭湖上的渔民来自全国12个省份,每年有4万人次之多。渔民的血吸虫感染率均高于当地居民。外来的渔船民的血吸虫感染率均在40%以上,甚至有高达60%~70%者;直接在湖滩上排野粪者占70%以上,污染严重。由于他们常年在水上活动缺少治疗的机会,竟有近半数的患者不能得到及时的治疗,病情不断加重。流动的渔船民是湖区的重要传染源。由于难于管理,使血吸虫病防治工作增加了难度。来自非疫区的人群,由于缺乏对血吸虫的免疫力,到湖区活动后,感染率与感染度均比当地居民高。且常有急性感染发生。由于治疗不及时,发展到晚期者也不少见。

④水利建设:世界上,在水利建设后造成血吸虫病扩大的事例并不少见。如埃及的阿斯旺湖水坝,加纳的沃尔特湖及非洲四国的卡巴利湖水利建设是最为突出的事例。阿斯旺水坝建成后扩大的灌溉面积由季节性灌溉改为常年灌溉,曼氏血吸虫的中间宿主阿历山大双脐螺成为当地优势种。曼氏血吸虫感染率由建坝前的2%~11%增加至44%~75%,血吸虫病患者陡增数万人。在加纳、喀麦隆与肯尼亚为牲畜饲养和季节性洪水而建的小型水库,已成为新的血吸虫病疫源地。人类血吸虫的中间宿主几乎均能利用引进某一地区的外来水源;灌溉沟、排水渠、贮水堰和水库。

⑤社会制度:社会因素中社会制度起着决定性的作用。血吸虫病主要流行于发展中国家或不发达的国家。一则这些国家地处温热带,自然条件有利于螺类宿主的生存;二则人民经济文化落后。新中国建立以来,党和政府对血吸虫病的防治非常重视。经过30多年的艰苦工作,血吸虫病防治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彻底改变了疫区的面貌。